跨国淘金,梦碎一地,外籍陪坐女重金赎身回国从良!~~

滥人情 2016-12-11 檢舉

1月赚1万?编一个精美大蛋糕让你动心

我叫李晴(化名),是一名其貌不扬的普通女孩,中专毕业,原来在市内一家单位上班。工作虽很轻松,但由于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每个月工资下发后都会懂事地先交给父母一大半,所以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常常会显得捉襟见肘,有时连一件心仪已久的衣服也买不起。看到姐妹们公主般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拿着iPhone,吃香的喝辣的,还经常变着方法地去找乐子时,心里酸酸的,直感叹上帝真是太不公平了!刚开始交往的男朋友也是那末不起眼,虽然老实可靠,可有时他给我买件小饰物也会犹豫好半天呢。我真是太渴望钱了!

2014年10月,通过朋友,我认识了一个叫石诚的人,一来二去去酒吧喝过几次酒K过几次歌之后,大家相互都熟悉了,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当他得知我嫌现在的工资太低,钱不够花之后,大哥哥般地心痛起我来了:一个月这点钱,真难为你了,连像样地请朋友消费一次都不够然后他瓜熟蒂落地抛出了他的公司,说他现在正与朋友合伙经营一家跨境演艺公司,公司与国外的一些酒吧合作,由其公司介绍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孩到国外的酒吧从事演艺工作。

我问他出国去工作能有多少钱一个月时,他非常真诚地看着我,都老朋友了,我还会害你吗?你去那上班一个月最少顶现在5个月,净挣1万元一个月不在话下!看着他真诚的眼神,又见大家每次一起出去玩时,他总是很名流地抢着买单,我心里有点动心了:趁年轻一定要出去闯闯!

然后我们就出国工作进行了交谈,石诚对我说:依你的条件,只能从事酒吧的开酒工作(推销酒类)。

我还是有点犹豫,虽然从小我就天不怕地不怕,是一名20出头的麻辣女生,但真的要独自出国工作了,我还是紧张了。外国我没去过,但影视作品里的东南亚酒吧我见过那种地方人身安全有保障吗?还有,有没有[色.情]成份?见我犹豫了,他又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来劝我:我说过,一切都很OK啦,再说,我们都这么熟了,要是骗了你,你回来找我麻烦,有什么意思嘛!我们公司经营这么久了,你去打听打听其时,家里爸妈也极不放心我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单枪匹马出去所谓的淘金。

我都没脸说:没有尊严的推销女郎

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我最终决定豁出去了:坚决顶住家里的压力辞职去马来西亚淘金!我与石诚公司象征性地签订了一个《劳务出国协议书》。双方约定由石诚公司先出钱来办机票和签证等(说费用1.5万元),约定工作时间为6个月。工作满6个月后,费用减免一半。我们只需办好护照交给石诚公司就行了。国外的工资是1万元人民币保底,酒水提成为20%,小费自理。满6个月后,即便挣不够6万元,酒吧也会补足6万元给我们。除刚到的第一个月之外,其余的5个月,我们每个月要汇800元人民币到演艺公司的账号上。经不住诱惑,我便辞了现在的工作,办好护照给他们去订机票。

11月22日早上,由石诚的女友赖兰兰带队,我与三四名去酒吧跳舞的女孩便从玉林乘车到广州白云机场搭乘飞机,23日早上到达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一个社区,安顿下来。

23日下午,赖兰兰便通知我们,今晚就上班,去适应一下环境,看别的女孩是怎么开酒的。4时30分,我们便化装,等到5时30分便有司机接我们去那个叫WAKAKA的酒吧上班。在酒吧,一个负责的女孩便告诉我们:这里的工作没有保底工资,只有提成,啤酒在晚上9时以前是10元一桶(一桶为5支),9时以后是15元一桶;扎皮9时以前是7元一支,9时以后是12元一支;洋酒是40元一支。提成全部以马币计算(50元马币约合100元人民币)。而且每人每个月要扣2000元马币作为管理费。那个酒吧有30多个泰国女孩,20多个中国女孩,还有本地的女孩,竞争近乎残酷。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受骗了!这跟事先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由于竞争激烈,又因我是新手,最初几乎没有一个客人要我的酒。后来有一个中国姐妹也许是同情我了,就跟我说了实情:做这一行,太守旧了,谁爱买你的酒啊!我暗自视察了其他姐妹的推销艺术,原来她们基本都走情感路线都靠说话嗲声嗲气的,而且都得哥哥长妹妹短地叫,要依托熟人才做得成生意的。听着她们的港台腔,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而当我得知那些推销业绩惊人的姐妹,都是靠其施展缠绵术,乃至要被客人强行舌吻等,我惭愧难当,感到深深的悲哀!

我闹着要回国,说上当受骗了,这时候有人来劝我:来都来了,试试吧,况且他人能干的事,你就认输了?!你要知道,要回国,你该多少钱赎身了?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就这样,我又留下来试试了。为此,我拼命想着既要有人买我的酒,又不能做出格的事情这真是难啊。我虽年纪轻轻却是个传统的女孩,对此我坚守自己的底线,那就是绝不做对不起男友的事情。渐渐地,我的开酒工作有了起色,从无人问津到一个晚上能卖出100多元酒了。

逃离吉隆坡:辛苦一个月倒贴5000元。可是,就算一个晚上推销出100多元的酒,能养活自己吗?还有,不说1万元一个月的高薪,就是这样下去,别说挣钱,我还会倒欠他们的钱想着这些,我心情极度不平静,有几次晚上跟客人对着喝啤酒,竟然醉了,然后打给赖兰兰和石诚,跟他们讲理,质问为什么要骗我?最初他们还耐心劝说我,叫我先干下去,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到后来,他们竟然连听都不听我的就粗野地挂断了。一次终于通了,对方也没挂了,可是石诚却翻脸比翻书还快,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似的说,我们是签过出国劳务协议,可现在你已经不受我们管了,属于马方酒吧管了我气愤得把摔到地上。

这时候,我又跟酒吧方提出回国,他们告诉我:要回国也可以,先要交清欠我们的钱先!这期间,我还从别的姐妹们嘴里听说了另外一些悲惨故事:有三个中国去的姐妹,说是去那舞蹈的,由于竞争太剧烈,一直跳不上舞,又不愿放低身价去开酒,结果去了几个月,又没挣钱,越欠越多,如今被人限制了人身自由。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了。

从11月23日开始,至12月20日,我一共在酒吧工作了20多天,在酒吧大约挣了近6000元的酒水提成。经与他们交涉,他们说最少要交给他们9000元才算还清账回国。没办法,我只好叫朋友往他们在广州的银行账号上汇去3000元,再将自己辛辛苦苦近一个月挣来的5800元无奈地交给他们。他们的账是这样算的:为我办了一个月的旅游证650元;过关费700元;每天140元人民币的管理费(连周末不上班也照算),28天共3920元;还有机票、签证费等其他费用2600元;回国机票、罚款等等近1000元。这样一算账,我辛辛苦苦一个月,原本以为出来挣大钱,没想到还倒贴了近5000元!

吉隆坡是一个美丽的亚热带旅游城市,但是2014年12月于我来讲,是噩梦,这里更是一个伤心之地。登机回国的那天,天空很蓝,蓝得让人心痛,微风轻拂,可是我却没有一丝的心情来关心这些了。那一天,对我来说,是狼狈地逃离吉隆坡,我的心是淌着血的。我不知道,有没有一天,我还会以游客的身份返回这里。

回到玉林,我一无所有。再来看那当初签订的所谓《劳务出国协议书》,发现我们其实很弱智,里面的条款几近都是用来束缚我们的,而公司的那些几乎没有。而在劳动报酬那一栏,则是一栏空白的横杠。想一想他们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我甚至开始怀疑石诚他们公司的合法性了。可是,我就是找上门去,他们会给我一个说法吗?他们会赔偿我的损失吗?最多闹一次不愉快罢了。而跟我一起去的几个姐妹,她们仍咬牙在那边坚持,听说每个月挣的钱还不够还管理费的,其中一个已欠了对方2万元。

深冬的玉林,寒气袭人。然而,比天气更冷的,是我的心。现在我正在积极调整心态,争取早日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我将脚踩大地,不再好高骛远。

來源:blog.zuheiwed.net
您可能會喜歡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